联系方式

甘肃静宁水源地被污染自来水里有“剑水蚤和红线虫”

时间:2021-11-25 09:0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之前就听别人说水源地被污染,自来水里有虫子,还一直不敢相信。张晓俊说,此后全家做饭喝水都买纯净水用。 早在2014年3月,大量反映自来水中出现虫子的帖子就开始在网络上流传,静宁县水务局、环保局等部门相继收到群众反映问题的电话、来访。经过调查...

  “之前就听别人说水源地被污染,自来水里有虫子,还一直不敢相信。”张晓俊说,此后全家做饭喝水都买纯净水用。

  早在2014年3月,大量反映自来水中出现虫子的帖子就开始在网络上流传,静宁县水务局、环保局等部门相继收到群众反映问题的电话、来访。经过调查取证,相关部门证实,静宁县城区唯一的水源地被污染,滋生了剑水蚤和红线虫。

  静宁县地处甘肃东部山区,十年九旱,年均降水仅285毫米,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八分之一。多年来,总库容8600万立方米的东峡水库一直承担着为城区10余万居民供水的重任。静宁县疾控中心监测检验所所长李晓霞说,水源被污染后,库区原水的肉眼可见物、菌落总数、总大肠菌群、氨氮、溶解性总固体和硫酸盐超标,水质已经降为劣五类。

  2015年1月,记者再次来到这处水源地,受污染的东峡水库依然关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去年6月开始,全县利用东峡水库支流牟沟塘坝调蓄的水源作为应急取水点。10月份,距离县城18公里外的甘渭河庙堡水源地一期工程完工,作为新的“临时水源地”,通过新建泵站、前池等工程,配备机电设施,每天可向城区水厂输水3000立方米。

  “但新建水源地没有库区蓄水,只是简单拦河坝以及打深井,一旦进入枯水期,地表水断流、地下水下降,全县将再次陷入无水可吃的境地。”静宁县水务局副局长王小宁说,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原有的东峡水库水源地污染还未治理好,新建水源地的上游隆德县境内又出现淀粉厂排污情况,离新水源地仅5公里。

  “造成水源地污染的主要是上游隆德县的生活污水和生产废水。”静宁县环保局副局长刘国旺说。

  记者驱车沿河而上进入隆德县境内,越往上游,渝河水体污染愈加严重。在隆德县神林乡境内,整个河流全部被白色泡沫所覆盖,看不到水面。随行人员介绍,这些都是淀粉厂排放的污水。

  在神林乡皎美淀粉厂后院,一处占地好几亩的沉淀池里漂浮着褐黄色泡沫,一条大约30厘米宽的水渠将污水排向河道。“这些沉淀池没有做防渗处理,大量污水直排河道的同时也渗入地下又污染地下水。”静宁县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林爱民说。

  记者在隆德县联财镇一家养殖场外看到,三个排污池建在河道边,恶臭让人难以驻足。排污渠延伸至河道,仅有一堆砂石简易过滤。

  在隆德县温堡乡,一家名为“恒泰”的淀粉厂占地10亩左右的沉淀池让人无法直视。一道排污用的沟渠隐藏在枯草里,下面就是甘渭河。“甘渭河是静宁县新建水源地的主要水源,如果池边土坎发生塌方,污水瞬间会倾入河道,县里的新水源地就会完全被污染。”林爱民说。

  记者在宁夏隆德县采访时,该县有关部门承认跨界污染问题,污染源主要来自城区生活污水及马铃薯加工、屠宰和家禽养殖等企业,但他们已经“对超标排放企业进行了处罚”。

  处罚是否解决了排污问题?隆德县城乡建设和环境保护局党总支书记王居杰说,由于这些企业都是老旧企业,对于防污的“沉淀池”和“排污池”只能是“修补”,“偷排”现象也是有的。

  王居杰直言,马铃薯产业是县里的支柱产业,主要靠加工成淀粉升值,一旦淀粉厂关闭,农民的收入就会受到影响,这个责任很大,再者,让企业改造的难度也有,因为污水处理设备成本太高。

  《关于赴贵市协商解决我市静宁县饮用水源污染问题的函》《静宁县人民政府关于建议治理我县东峡库区上游污染源的函》……这几年静宁县和隆德县之间协调治污的往来函件几乎可以摆满一张会议桌。

  虽在同一流域,但隶属不同省区,静宁县管不了隆德县的排污行为,只能依靠和隆德县相关部门沟通处理。王小宁说,仅去年一年他就往隆德跑了4次。

  静宁县环保局局长王勤学说,近两年来两县环保部门间的座谈协调、函件往来不下10次,两省区的环保部门也曾沟通过,“但污染问题没有真正得到重视和解决”。

  无奈之下,静宁县政府诉至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2014年9月底,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将宁夏水利厅转来的《关于渝河隆德县境内水质污染整改情况的报告》通报至甘肃省水利厅。

  其中提出的整改措施包括马铃薯淀粉加工企业废水治理,称隆德县皎美有限公司采取沉淀池加休闲地灌溉排污措施,于2014年9月底落实好休闲地灌溉地块,进行污水排放。但直至记者2014年12月份赴隆德县调查时,仍看到一条大约30厘米宽的水渠将污水引向河道。

  “现在就是函件来函件去,不见落实,我们要的是真正的行动。我们也不知道再往哪里申诉了。”静宁县水务局局长牛永琪说。

  王勤学、牛永琪等认为,解决跨省排污执法难、管理难、协调难,应在同一流域上下游间建立协商会商机制和交叉执法机制,不同行政区域定期通报情况,做到信息共享。开展排污企业综合治理,解决异地执法部门“抓住了现行却只能站在门外看看”的情况,消除地方保护主义的影响。同时,还要对“默许”污染、疏于监管的地方政府和环保部门问责到底。(记者崔峰、黄文新、王博)